河岸边
一個富有的年轻人买了一辆法拉利跑车。这天他开车去兜风,正在红灯前等得不耐烦,看到旁边停着一辆很旧的助力车,车上是个穿得很破的老人。 老人对着这锃亮耀眼的豪车看了又看,问道:“孩子,你开的是什么车?”年轻人得意地回答说:“最新款的法拉利跑车,每小时能跑三百二十公里!” 老人点点头,又问:“介意我看看里面吗?”年轻人慷慨答道:“没问题。”老人把头探进车窗,张望了一番,然后坐回助力车,嘴里不停地说道:“这真是一辆相当不错的车!” 就在这时,绿灯亮了,年轻人打算给老人看看这辆车的性能,于是他一个加速,三十秒内就达到了表盘上的最快速度:每小时三百二十公里。突然,年轻人注意到后视镜里有一...
大伟喜欢喝酒,偏偏一喝就醉,喝醉就误事。 这天是周五,大伟的老婆小琴要值夜班。大伟陪女儿做完作业,又按老师发布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要求检查了一遍。他心想:女儿明天不用上学,小琴又不在家,机会难得。于是,大伟便放心地边喝酒边玩手机。但幾两酒下肚,他的头就有点晕,然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 第二天早上,小琴下了夜班,回来推醒了大伟,生气地数落道:“你怎么睡在沙发上?是不是又喝酒了?手机也关机了!”大伟当然不敢承认,小琴冷笑道:“哼,还敢狡辩?打开班级群,看看你喝醉后都干了啥!” 大伟拿起身边的手机,发现手机因为没电,早已自动关机。他把手机充上电打开,发现班级群居然有一大堆未读信息。原来,...
雯雯是个一年级小学生,她妈妈坚信“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,这不,寒假刚开始,她就给雯雯报了个京剧兴趣班。 雯雯对京剧没啥兴趣,但又不敢跟妈妈反抗,只好老大不情愿地去了兴趣班。上课时,她心不在焉的,回到家也从不练习。妈妈看在眼里,也不说破,她觉得小孩子嘛,时间一长,在老师的督促下会感兴趣的。 果不其然,这天下午,女儿回家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唱起了《穆桂英挂帅》选段:“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,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。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,敌血飞溅石榴裙……” 见女儿唱得有板有眼、一脸认真的模样,妈妈不禁心中暗喜,看来这孩子有进步了! 为了鼓励孩子,妈妈在吃晚饭时,不失时机地表扬...
张三是个贼。随着手机支付的兴起,张三得手的机会越来越少,他只得改入室盗窃。连着几次得手,让张三好不兴奋。可小区有物业,有保安巡逻,一次,张三差点被抓,这让他收敛不少,可不偷吧,日子又难过。 同行里有个叫麻二的,日子却过得滋润,打出租、吃饭店。找了个机会,张三请麻二喝酒。酒足饭饱,麻二说:“咱做小偷的也得不断进步,本地的房产论坛,我可是天天上呢。”有啥名堂,麻二却不肯多说了。 张三不甘心,一回家,他就打开电脑,连着看了三天房产论坛,还真给他看出了名堂。一试,轻松得手。高兴了没几天,张三在“康乐小区”入室行窃时,栽了。 张三想不通:麻二从来没出过事,自己怎么就栽了呢?原来,在房产...
海盜头目汉斯想让儿子约瑟夫接班,又怕手下不服,一直在找机会让约瑟夫立功。 这天晚上,汉斯找来约瑟夫:“机会来了!”说着他取出一份情报:“有个沿海小国马奇斯,自从老国王死后,新国王只知享乐,为此还建了个百兽园,大臣只会拍马屁,军队里也都是些胆小鬼。这几天的风向和洋流正合适,是你立功的时候了!” 次日,约瑟夫当众请战,说要去搬空马奇斯的国库。汉斯当即表态:“那就给你五天时间,早去早回。”他为约瑟夫挑选了信任的海盗,随他一同出发。 四天后,汉斯正在吃晚饭,突然有人来报:“约瑟夫的船回来了,正往下搬财宝呢!”汉斯大喜,见一箱又一箱财宝搬进来,他兴奋地说:“约瑟夫这次立下大功了,他人呢...
老吳是个醋坛子。这天晚上,他来到阳台上找东西,发现妻子阿丽正朝窗户外面嘟着嘴。老吴感到很奇怪,就问阿丽:“你在干吗?为啥朝外面嘟嘴?” 阿丽被老吴吓了一跳,没好气地回答说:“能干吗?对面有个帅哥,我是在向人家嘟嘴,行了吧!” 老吴朝对面看了看,黑黢黢的,也没发现有什么人朝这边看过来,可他对阿丽说的话,还是有些半信半疑。 第二天晚上,老吴单位有聚餐,和同事们一起喝了点酒后,他才回到家。一进家门,正好看见阿丽坐在沙发上,边看视频边嘟嘴。阿丽见老吴回来了,连忙关了手机,停止了嘟嘴。 老吴马上拉下了脸,质问阿丽道:“你在跟谁视频嘟嘴?还化了妆,你跟我说实话!” 阿丽反问道...
小时候,有一次偷了家里两块钱买吃的,在小卖部被老爸碰个正着。一顿暴揍后,老爸问我:“钱都锁在抽屉里,你怎么偷的?”我只好如实回答:“我看见妈妈把钥匙藏在皮箱子底下。”第二天,我妈对我又是一顿暴揍:“胆子越来越大了啊!敢一次偷十二块!”
镇政府领导班子就要换届了,对于连任的事,刘镇长自信满满。选举大会举行在即,他吩咐办事员小薛:“换届选举是全镇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,你去县电视台点首歌,今晚必须播出!” 小薛不敢怠慢,忙给县电视台打电话。不料对方说,今晚的点歌节目已经排满了。小薛急了,他开车赶到县电视台,找到熟人杨记者,请他帮忙想想办法。 杨记者带着小薛来到点歌室,对节目的负责人说了一大堆好话,对方才终于松了口,问小薛想点什么歌。小薛来得匆忙,还没来得及考虑。杨记者出主意:“就给安排一首革命老歌吧!”小薛觉得有道理,点头同意。 负责人对小薛说:“正好有人点了两首老歌,匀一首给你吧。这事我可是要挨骂的!”小薛连忙...
我表弟的网恋要奔现了,他好激动,早早在火车站台等女孩,火车到站了,人群中,女孩子高呼他的名字…… 他细看,是一个中年妇女,牵着孩子,带着大包行李。表弟呆住了了,连忙问:“怎么还带一孩子?” “离婚了,孩子没人照顾。” 表弟又问:“为啥带这么多行李?” 中年妇女答:“不成功就找厂子打工。” 表弟又问:“为什么之前聊那么热乎,都不告诉我你离婚了,有孩子?” 女人指了指小女孩说:“不是我,是她一直在和你聊。”
我有一个秘密。七天前,我发现自己的眼睛似乎出了点问题,因为我能看到其他人脑袋上有各种植物的叶子。我以为是出现了幻觉,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确信那不是幻觉。 那时我刚发现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,准备去看医生。我无意中发现一个人脑袋上的叶子发黑、枯萎,可对方明明是一个比我还壮的汉子。突然,那人头顶上的叶子如大火烧过一般,化作灰烬散去,然后他就直接倒地不起。我站在旁边紧张不安地围观,直到救护车来了,医生宣布他已经死亡。我厚着脸皮上前问医生他到底是怎么死的,医生告诉我,那人因心脏骤停而死,他本身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疾病。 我回到家中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,当然也没有再去看医生。我无法完全确定那人的死亡与我...
这猫是学过功夫啊,踢飞阿黄黄~
  • 河岸边
村里新来个驻村干部,他听说村里有个叫邵四林的人,是个扶不上墙的懒汉,就打算去探个究竟。 驻村干部来到邵四林家,他见邵四林在屋里光着脚走来走去,疑惑地问:“这位老乡,你怎么不穿鞋啊?” 邵四林挠挠头说:“昨晚上床睡觉的时候,一只拖鞋扣在地上了,早上我嫌麻烦,干脆不穿了。” 驻村干部听后直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是不是我们工作没做好啊?”接着,他对邵四林说:“天要凉了,只穿拖鞋不行,回头我让人采购一批运动鞋发下来。” 过了一个月,驻村干部来看邵四林,他见邵四林脚上还趿拉着拖鞋,眉头一皱,问邵四林有没有领到运动鞋。邵四林撇撇嘴说:“领是领到了,不過那鞋是有鞋带子的,穿鞋还要系带子...
早年間,王庄有个叫王二的小伙子,孤单一人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这天,王二听说后庄的李老三贩菜需要一个帮手,就去讨差事。李老三看了一眼王二,说:“干我这活儿得起早,你行吗?” 王二把头点得像鸡啄米,李老三便说:“那好,明天早上五点,你在庄口等我,咱先试一回。” 王二高兴地回了家。晚上吃了饭,他早早地就睡了。谁知第二天醒来时,天已透亮。他心一沉:完了,搞砸了!王二找到李老三,恳请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。李老三得知王二是睡过头了,便问:“你家里连个打鸣的公鸡都没有?” 王二只得点头。李老三叹了口气,说:“这就难了,干我们这行,赶上去近点的地方,鸡叫三遍再起来不算晚;但赶上地方远的,鸡叫头遍...
阿俊和大李是铁哥们儿,两人在同一家工厂上班,在同一个组里干活。 一个组三个人,还有一个小陈。平时,阿俊和大李下班后喜欢去小酒馆喝两杯。小陈看见他俩去喝酒,有时也会主动提出一块儿喝。所以,常常是三个人的酒局。 这小陈不知怎么回事,每次都是阿俊和大李轮流买单,他竟然厚着脸皮,一次单也没买过。时间一长,阿俊和大李不乐意了,两人私底下一合计,决定以后再喝酒,要瞒着小陈。 于是两人定了一个暗号:问图纸。谁想喝酒,就拿着生产图纸问另一个人:“你帮我看看,这地方是不是应该这样?” 另一个人如果有时间,就说: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要是定不下来,就说:“先放这儿吧!我待会儿看看再说。”如果没...
大强结婚十多年了,最近,他认识了一个叫萌萌的姑娘,在规划局上班。大强对她一见倾心,难以自拔。大强想请萌萌吃饭,可萌萌很有原则,一次也没答应过。 可巧,大强的哥们儿老郑也在规划局上班,和萌萌是同事。这天,大强请老郑吃饭,向他吐露了心事。 老郑惊讶道:“你昏头啦?” 大强赶忙摇头,说:“我觉得自己遇到了真爱,不想遗憾终生!” 老郑想了想,说:“那干脆让老天爷来决定吧!” 大强不明所以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 老郑解释说:“规划局离你单位不远,你不是每天傍晚都要出来跑步吗?你以后跑步时,就天天从规划局门口经过,要是你们有缘分,自然会‘偶遇’!” 从那以后,大强...
汤姆很喜欢炫耀自己的学问,总是瞧不起他的朋友,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,就连他最好的朋友杰瑞,都觉得他的行为让人无法忍受。前几天,汤姆对杰瑞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的知识学会呢?那样的话,你就会变得跟我差不多聪明了!” “不,谢谢你!”杰瑞答道,“我倒是宁愿穿着拖鞋坐在我家的火炉前,在辛苦工作了一天后好好放松一下。我可以跟妻子聊聊天,也可以听听音乐,看看电视。” “可是,如果你参加了知识学会的交流活动,你就会学到很多东西。”汤姆坚持己见,“你太无知了!你听说过普列索夫吗?” “没听说过,他是谁?” “真为你感到害臊!你应该要知道他的。那你听说过海军上将多哥吗?”...
狗子这托儿当的称职啊
  • 河岸边
小白是个职场新人,应聘到一家私企做老板助理。老板牛总的老婆胡姐也在公司任职。不久,小白就发现牛总是个妻管严,他还听说老板助理这个岗位人换得很勤,不知是啥原因,他只能提醒自己努力工作。 这天,牛总说第二天要带小白去出差,叫他准备一下。小白立刻忙活起来,订机票、订酒店、整理资料……小白忙完后别人早就下班了,他一扭头,发现牛总的办公室还亮着灯,肯定是走之前忘了关。 小白推门进去,碰巧看见办公桌上有张详细的日程表,上面是明天的行程安排,估计是牛总出门时忘记拿了,这不是争表现的机会吗?于是小白拿起日程表,关上灯离开了。 第二天一早,小白随牛总去机场。车上,小白汇报完准备情况,正想从包里...
杰德在乡下包了片林子,说是用来打猎。好友波克听说后,特地从城里赶来,想尝一尝野味。外人不知情,杰德当然知道自己的水平,他天天早上扛着枪出门,晚上空着手回来,哪有什么野味来招待波克。 杰德灵机一动,把波克按在椅子上,递上酒杯说:“你这么大老远过来一定累坏了,来来来,我们先喝几杯。”杰德心想:先把你灌醉,再随便宰只鸡,到时我也不用出洋相了。 不料,波克把酒杯一放,说:“酒晚点再喝,你先弄几只野鸡来给我解解馋吧。”这下,杰德只得硬着头皮走到木墙前,取下猎枪,转身挤出一丝苦笑:“稍等,野味马上就来。”说完,他就出了门。 波克在屋里左等右等,除了听到几声断断续续的枪响,始终不见杰德回来...
小陈听说张厂长要为女儿举办周岁宴,便想送点儿什么。他平时就爱溜须拍马,但情商有限,总拍不到点子上。这次,小陈琢磨了好多天,最后请书法家写了幅“知足常乐”的书法,其点睛之处在于“足”字留白,需要张厂长的女儿踩出两个小脚印。小陈很得意,这一定是最别出心裁的礼物! 果不其然,张厂长女儿的周岁宴上,好多同事都送红包、送礼盒,张太太禮节性地表示了感谢,只有小陈拿出礼物时,张太太高兴坏了,赞叹道:“这应该是知足常乐吧!” 小陈笑着说:“没错,这块留白,就是等着小千金留下脚印呢!” 张厂长听到太太的笑声,也走了过来:“当年大儿子周岁时没留纪念,我太太就一直有遗憾。你小子有心啦,一会儿就让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