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岸边

修路

播放 2023-04-11 08:39 浏览385 5 转载/互联网 发布于成都
  蛤蟆村村委会接到通知,要将村口的那条坑坑洼洼的小道修成柏油路。县里的文件上说,村里除了超过60岁的老人和残疾人,每个村民集资50元。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好事,村民们欢呼雀跃,纷纷响应。可最后,仍有三个钉子户不肯掏钱。      头一个,是东村的屠户马大山。      马大山的借口是,他不满周岁的娃娃还不会走路,当然也不掏那份子钱。那天,马大山正在池子里拔猪毛。赵玉柱问:“马兄弟,你的娃娃还不会走路么?”马大山一脸坏笑,“是啊,娃娃才8个月大,哪里会走路?”赵玉柱点了点头,“俺亲眼验证一下行不,不然,难以服民心啊?”马大山朝屋里吼了一声。很快,他老婆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出来了。      “他真的不会走路么?”赵玉柱似乎不信。马大山扬了扬头,“当然,不信你来看?”说罢,将娃娃放在地上了。那娃娃脚一触地,便咿咿呀呀朝门口爬去。赵玉柱乐了:“他会走路呀,只是,手脚并用。马兄弟,你得掏双份子钱?”马大山蔫了,说:“那俺掏一份行不?”赵玉柱哈哈大笑。      第二个,是西村的铁匠何士贵。这小子出了名的吝啬。平日里,谁也别想占他的便宜。何士贵说,当天,他的腿就突然瘫痪了。腿不能走路,当然就没必要掏那份子钱了。村民们纷纷揣测,那只是何士贵的缓兵之计。等风头一过,他必定又活蹦乱跳。      那天,赵玉柱特意登门拜访。何士贵正躺在床上抽旱烟。“赵书记,俺可不是拖村里的后腿。可人算不如天算啊,俺突然残疾了,哈哈!”赵玉柱“嘿嘿”一笑,“真的不能走路了?”      何士贵使劲拍了拍大腿,“瞧,大腿都麻木了,俺何士贵从来不说瞎话?”赵玉柱点了点头,“那你好好养伤,这钱村委会替你出了!”赵玉柱并没马上走,他坐在床前,跟何士贵拉起了家常。      15分钟后,屋里突然涌进一股青烟。村委会的小李在门口急急地喊:“房子着火了,赵书记快跑!”话音未落,何士贵“噌”地一声,从床上一跃而起。跑到院子里,却见小李手里举把烧着的柴火朝他笑。何士贵脸红了:“咦……这一急腿就好了,赵书记,这钱……俺掏!”      第三个,是编箩筐的陈老七。陈老七声称,他已经20年没出过家门了。每天,他就在院子里编箩筐,从日出编到日落。编好了托人带到集市上卖,顺便买些油盐酱醋。可是,昨天村民还看见他在集市上卖箩筐。      因为是最后一个钉子户,那天,很多村民在围观。      陈老七昂着头,说得振振有辞:“俺陈老七寡汉一个,不需要为子孙造福;俺也不是党员,别教育俺无私奉献,俺还没到那个境界。俺今天许下诺言,一辈子不走出村口。所以,俺不交那份子钱!”说罢,幸灾乐祸地朝赵玉柱笑。村民们傻眼了,这陈老七真是说得滴水不漏。赵玉柱低头片刻,上前在陈老七的耳边一阵嘀咕。话音未落,陈老七乖乖掏钱。      村民们佩服不已,纷纷追问他跟陈老七说了什么?赵玉柱笑了:“俺问,将来他死后棺材怎样抬到村口的坟地?”

评论

请登录后参与评论!
    1298******@qq.com